<pre id="tvdd3"><dfn id="tvdd3"><p id="tvdd3"></p></dfn></pre>
            <video id="tvdd3"></video>

            <cite id="tvdd3"></cite>

            我們村飼養院旁的單身漢之——郝三、李明志老漢

            2019-03-13 12:29:12 / 打印

            文 |郭全明

            郝三

            從我記事起,大隊院里就住著個非常愛管閑事,特別不招孩子們喜愛的老漢。他一天板著面孔,吆三喝四,飲牛喂馬,擔水掃院,據家人講他就是我的遠方三姥爺郝三。村民們議論他年輕時曾與一位襲人姑娘結緣,可誰能料到美好的婚姻竟然被他斷送了,原因據說是他信奉一個古訓:媳婦不打,三天就要上房揭瓦。不久,新婚媳婦難以忍受拳頭逃跑了。

            三姥爺成了光棍漢后,就一直住在大隊院里打里照外,跑前跑后。鄉里干部來了,他是炊事員,蒸莜面大燴菜,燒水沏茶,跑個腿,倒上二兩薯干酒,買上二盒光芒煙,吃完喝完洗鍋刷碗。這還不算,他主要負責為大隊培養種馬種牛種驢,這三個牲口在老人的精心飼養下,膘肥體壯,毛色油亮。老人添草喂料十分小心,生怕種畜起性傷人。有一次,種牛突然站立撲向老人,老人巧妙閃身躲開,險受傷害。還有一次添夜草,種馬咬住老人胳膊,三姥爺大喊一聲,用草篩猛打種馬頭部,種馬才放開他已被咬住的胳膊。人們常說,雄性牲口攻擊性強,但老人膽大心細,每次有驚無險,三姥爺逐漸還和這三個冤家牲口培養起感情,愛上了這份誰也不愿干的危險營生。

            三姥爺每天給牲口刷去身上的塵土,按時剪短鬃毛,經常檢查馬掌,如有磨損或掉下,及時去鐵匠爐更換馬掌。他給黑種馬配上一幅雕花馬鞍,一把豬尾巴皮鞭,一個鼻梁繡著荷花的真牛皮霸王嚼,嚼繩由四股牛毛繩編制而成,馬蹬擦得閃亮,馬脖上套著核桃大的黃銅吵鈴,中間夾著紐扣大小的紅銅小鈴鐺,聲音清脆悅耳。黑白花種牛鼻子上戴著個擒駒,小眼里用一根細繩和牛韁連接,種牛不老實時,三老爺用力扯著韁繩,種牛怕疼就會老實。種驢豎著大耳朵,嘴里含著一副順水嚼,蹄腕上常有順腿絆,走起來一瘸一拐。老人干一行愛一行鉆一行,按時喂草喂料,切寸草,輕篩土,掃槽圈,細打掃,墊干土,保證牲畜槽圈清潔干凈,不因上火臟亂生病。

            每天飲喂好牲口,鋤糞打掃完槽圈,三姥爺拿出那副馬鞍,平穩地搭上馬背,打緊鞏肚,戴上霸王嚼,左手拽住嚼繩,右手緊握皮鞭,只見他左腳蹬住馬蹬,右腳抬高,縱身一躍,飛身上馬,照馬屁股抽上倆鞭,馬蹄噠噠一路小跑,飛奔消失在鄉村小路上,身姿很是矯健。三姥爺騎馬不是為了散心痛快,也不是??豳u萌,而是為了給種馬下下火,出出汗,這樣飼養好了的牲口毛病就是少。

            三姥爺亮馬一圈回來,解開鞏肚放下馬鞍,讓馬打幾個滾兒,落落汗,還有一份重要營生等他去做,那就是為供銷社去十八臺公社拉貨。

            三姥爺拉貨趕著輛二大車,車轅里套著他心愛的那匹黑種馬,他隔三差五往返在通往十八臺的小路上。不管刮風下雨,還是嚴寒酷暑,他腰里扎著根藍布條腰帶,手里握著一把小鞭,拉走了雞蛋、羊毛、羊皮、免子、藥材、廢鐵舊銅等產品,拉回了日用百貨、副食、農具等商品,來回滿載的馬車一路小跑在崎嶇不平的山道上,吵鈴聲聲清脆,馬鞭啪啪痛快,好不讓人羨慕。

            拉貨營生也不全是人們看到的瀟灑自如,有時候也有危險。有一年的夏天,三姥爺趕著貨車正從十八臺回來,碰上一場雷聲大雨,霎時道路泥濘,山洪奔流。三姥爺趕快把車停在安全地帶,拿出塊舊苫布把貨物包住。雨水濕透了他的衣服,等雨停了,洪水退去,三姥爺才趕著馬車小心翼翼地回來。車上的貨物沒受任何損失,只是三姥爺患上了重感冒,頭疼喘咳,吃不下飯,睡不著覺,但他還是帶病堅持飲喂牲口送貨拉貨,他沒有訴苦的對象和地方。

            每年冬天,大隊院里就開油房,為村民榨油。大隊院里進出的車馬很多,人員嘈雜。三姥爺只要看見小孩進來,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齊哄出院外,連喊帶罵,毫不留情,連我這個外甥都不例外。因為油房門口拴著三個灰牲口,一旦出現意外,后果嚴重。但是油房榨油的香味,對饑餓的孩子們太有誘惑力了,所以大隊門外常有三三兩兩的小孩兒冒險徘徊,他們最恨的人就是鐵面無情的郝三老漢!只因老人不讓他們進油房吃油革。孩子們長大后,終于明白了老人的好心,認可了老人那種做事負責,堅持原則的態度,明白了他陰冷決絕的面容里藏著一顆赤誠的愛心。

            三姥爺除了負責上面的事情,還是一個讓人放心的保管員。大隊院里的拖拉機、柴油機、榨油機,各種磨面機,油料,他都精心看管,日夜搭照。小庫房里雜七雜八的零碎物品經常清點,做到心中有數。有些人想讓他拿集體的東西做交易,落人情,都被他婉言謝絕。他是個鐵面無情,秉公辦事的管家,從來沒有因疏忽大意而造成財產損壞或丟失的現象,幾十年如一日,風里來雨里去,堪稱為大隊頂門墊戶的好管家。每次公社的放影隊來了,他還負責接送招待,放影設備從車上搬上搬下,很是辛苦。但三姥爺看到村民們看電影興致勃勃,咧嘴大笑,他那一張黑臉也露出了難得的笑容!

            三姥爺一輩子無兒無女,無家無業,把大隊當成了自己的家業,精心去打理愛護,任勞任怨,把畢生的精力和心血無私地貢獻給了大隊。當他有一天真的離開那個難以舍棄的大隊后,人們才知道他存在的價值,大家才看到這個農業社大集體的大隊院里,不能沒有像三姥爺這樣既吃苦耐勞,又愛管閑事且鐵面無情的“灰”老漢,他的猝然離世成為村民們心中永遠的思念!

            李明志老漢

            我要記敘的最后一個光棍漢是李明志老漢,他是上世紀五十年代下放到我們村的山西忻州人,他離婚后和我三爺爺住在一間房子里。因為他忠厚、善良,又有文化,不粗俗人緣也好,得到了村里人的格外信任。李老漢本來年輕時曾娶過一位漂亮媳婦叫羅愛梅,用本地人的話說是人有人個有個??烧l知看上去風平浪靜的日子,卻潛伏著婚姻危機。夫妻之間愛好不同情趣各異,矛盾日益升級,生氣吵嘴成了家常便飯。羅愛梅不堪忍受,感情破裂,一氣之下另找新歡。她流著眼淚背起那個從娘家帶來的小包,頭也沒回地走了。李明志老漢也憋著一口氣,竟然沒去給正在生氣的媳婦說句好話,他反而操著滿口忻州話氣憤地說:她走她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這段沒有感情基礎的婚姻在僵持中結束了。李老漢心灰意冷,對失敗的婚姻也沒有了破鏡重圓的勇氣。他無聊時躺在那卷兒行李上,吹著那根紫紅色的竹簫,發出了一陣陣深沉憂傷的曲調,傳遞著他內心深處的凄涼和惆悵。

            李老漢辦事耐心細致,為人和善可親,給村里人留下了好的印象。一九六八年夏,我們村里發生了一件爆炸性的新聞。村民賀有根的老婆,因為家庭矛盾一時想不開,扔下倆個孩子竟然懸梁自盡了。當時大兒子年僅六歲,小女兒一周,嗷嗷待哺。賀有根是食品公司收購員,負責各公社牛馬豬羊的收購,工作忙回家少。老婆本來老實本分,善良賢惠,她突然走上不歸路,村里人誰也沒有預料到。有根在萬分悲痛中安葬了老婆,當即決定小女兒送給本家哥嫂收養,將六歲兒子托付給李明志老漢暫時照看撫養。李老漢是個有愛心的細致人,非常同情有根的遭遇,更可憐這個沒媽的苦命孩子。孩子難以接受母親的突然離世,整天喊著哭著要媽媽,真是說話不聽領上不跟。李老漢總是又當爹又當媽,耐心哄著孩子,除了給孩子說愛聽的笑話外,還給孩子做愛吃的飯,講些孩子覺得有趣的故事,為孩子釘冰車做玩具,陪孩子在冰上滑冰打擦滑,摔了一跤又一跤,五音不全地教孩子唱兒歌,不知疲倦地陪孩子做游戲,付出了很多心血,也在孩子幼稚天真的心靈里播下了熱愛李大爺的種子。

            由于家里突然多了一個哭鬧不休的孩子,這對光棍漢來說絕對是個考驗。他是村里的會計,當社員向他詢問隊里儲備糧跟工糧預留情況時,睡眠不足的李老漢聽后,沒有了往日的耐心,他把厚厚的帳本一合,爛筆帽油筆往小桌上一放,用濃重的忻州方言說:你喂不要圪搗了,俺喂腦子里哄頓頓的了!滿臉的不高興,人們也理解李老漢的難處,把想說的話咽了回去。不過他的糊涂帳過倆天總算明白了,他就和社員們一五一十地交待清楚,直到大伙都滿意為止。

            夏天到了,貫穿村子的小河嘩啦啦地流淌。李大爺在河邊為生產隊鋤甜菜鋤麻子,孩子在河邊捉蝌蚪玩泥巴。李大爺不一會就得去河邊照看孩子,怕孩子不小心掉進河里發生意外。孩子生來膽小內向,李大爺怕他在別的孩子跟前受氣,經常找那些頑皮孩子家長理論,替這個沒媽的可憐孩子遮風擋雨,孩子總算慢慢地長大了。

            李老漢特別疼愛這個孩子,給孩子按山西風俗習慣理了發,后腦勺留了長命的小辮子。他還為孩子起了響亮好聽的名字叫明亮。孩子上學后,李大爺非常重視孩子的教育,這是山西人普遍的特點。他三天二頭抽空去學??赐?,向老師詢問明亮在學校的表現和學習情況。他一旦發現孩子有時聽課不專心,就非常生氣,趕緊向老師表示一定配合老師教育好孩子。李大爺耐心說服,幫孩子改正了不專心聽課的毛病。李大爺自己沒有經濟來源,全靠母雞下蛋維持燈油火燭的費用,他自己省吃儉用,為孩子買作業本買鉛筆,為孩子在本子上寫名字,幫孩子削鉛筆,包書皮,孩子的學習成績終于有了提高。

            一九八零年,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遍了祖國的長城內外,大江南北,也吹到了我的家鄉廠漢梁泉卜子村。沒媽孩子明亮的父親也從食品收購站下崗了。他回到村里經營隊里為他分下的責任田,明亮自然也沒有理由不回親爹的家。他實在不想離開這個勝似親爹的李大爺!那天他含著滿眼的淚水,抱住這個與他沒有血緣關系的李大爺痛哭一場,多少失去親媽的委屈和痛苦化作淚水,濕透了他的衣襟,也濕透了李大爺萬分不舍的心!李老漢哽咽著半天說不出話來,只是拉住明亮的手不放,嗚咽著說:好孩子,大爺會去看你的……

            李大爺自從親手把毫發無損的明亮交待給他的父親后,心里總算放心了。但是,他像丟了魂似的回不了家上不了炕,吃飯不香睡不著覺,更沒心思再種那幾畝責任田。一個刮野鬼走江湖,東京西京度春秋的主意,在李大爺心里萌生了!

            終于有一天,李大爺狠狠心,離開了那個守望了大半生的鄉村,割舍了他拉扯長大的苦命孩子明亮,背起行李坐上西去的列車,就再也沒有回來。村里謠言四起,說法不一。有人說李大爺在臨河討吃要飯了,有人說李大爺早已跳了黃河。幾十年時光荏苒,歲月更迭,李大爺確實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后記:寫完這篇拙作,我的心里五味雜陳,思緒萬千。不過令人欣慰的是:幾十年的歲月流逝,幾多的風雨洗滌,家鄉的陳規陋習也廢除了很多,文明向善的新風尚得到傳承。五個光棍老漢的人生經歷正在淡出人們的視線,可我覺得他們身上閃耀著祖輩淳樸善良、勤勞頑強的光芒。我只是一個文化水平有限的打工者,為他們樹碑立傳好像有點力不從心,但是文豪魯迅說過: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便也成了路!

            ?——全文完

            -END-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本文作者:郭全明,原籍卓資縣,退伍軍人,現住呼和浩特。

            編輯?| 陽陽

            聲明?| 平臺文章為原創作品,一經發表文責自負。任何媒介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否則追究責任。

            天津華信機械有限公司欄目導航

            色午夜日本高清视频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