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tvdd3"><dfn id="tvdd3"><p id="tvdd3"></p></dfn></pre>
            <video id="tvdd3"></video>

            <cite id="tvdd3"></cite>

            漫話榨油史:近代時期

            2018-08-22 14:48:05 / 打印

            一:卷入浪潮

            時之長河滾滾而去,昔日的榮耀與繁榮都泯滅為歷史的塵埃。閉關鎖國后的清朝逐步落后于世界大潮,以小農業和家庭手工業相結合的自給自足的自然經濟,始終占據中國社會經濟的主導地位。由于中國出產的茶葉、絲綢、瓷器等奢侈品在歐洲市場十分受歡迎,但英國出口的羊毛、呢絨等工業制品在中國卻不受青睞,這使中英貿易為英國帶來龐大的貿易逆差。 為了扭轉對華貿易逆差,英國開始向中國走私毒品鴉片,獲取暴利,最終導致了鴉片戰爭的爆發。

            鴉片戰爭的失敗與一系列不平等條約的簽訂,不僅強行打開了中國的大門,也使得中國社會性質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小農形式的自然經濟遭到破壞,國產商品受到了物美價廉的工業化產品的沖擊。對于榨油行業來說,受到沖擊最大的,莫過于煤油的進口,煤油是輕質石油產品的一類。由石油經分餾或裂化而得。單稱“煤油”一般指照明煤油。又稱燈用煤油和燈油,也稱“火油”,俗稱“洋油”。煤油為清末民國時期杭州進口大宗外國貨之一,光緒二十二年至民國26年進口數量共達128,651,908加侖,值銀20,297,481關平兩(不包括光緒三十一年至宣統元年,即1905~1909年)。

            煤油比中國舊時照明用的豆、茶、棉、麻等植物油點燈亮度高,價格又僅為植物油的五至七成,所以逐漸取代了照明用土油,很快在各地城鄉推廣開來,改變了中國很大一部分地區千百年來用植物油和蠟燭點燈照明的舊習慣,使很多地區原有的榨油業由于煤油的大量進口而“多已歇業”。

            但是另一方面,由于內外貿易的發展,中國植物油及油餅國內外市場的開拓,又推動了江蘇、浙江、湖北、山東及東北等地植物油料生產發展,并使那些地區的油坊和手工工場增多。到民國時期,由于沿海與內地、山區與平原、各地區之間經濟發展不平衡,在榨油方式上也出現了不同的情況:

            在沿海城市及內地西安、重慶等城市的近代機器榨油工藝有較快發展,而在內地廣大地域仍然使用傳統的石磨、石碾、土榨等工具,用手工方式榨油,在交通閉塞的偏僻山區還以原始的家庭手工制油為主要形式。民國時期榨油業的分布也與原料產地密切相關。例如,四川、湖南山區多種桐樹,兩省出產桐油在國內最多;大豆出產以東北為大宗,花生以山東出產最豐,棉花出產以江蘇、湖北、浙江、河北、山東、河南、陜西等省為多,這些地方的榨油業也分別以榨制豆油、花生油、棉籽油為主。

            二:鋼鐵洪流

            中國傳統榨油方法主要有水代法和壓榨法兩種。水代法是把油料經過篩凈、火炒,用石磨磨碎成漿,然后兌熱水攪拌振蕩,再用水把油代出。深受中國老百姓喜愛的小磨香油,就是用水代法生產的。壓榨法是把油料經過蒸炒、粉碎后,用杠桿或撞擊方法把油壓榨出來。土榨工具主要為木制,各地種類不一,有臥式榨、立式榨、大梁榨等。壓榨法用途較廣。整個民國時期這兩種方法仍一直在應用,眾多油坊的篩、炒、磨、碾、攪拌、壓榨等工序仍以人力為主,輔之以畜力,只是有些油坊將部分設備材料改用鋼鐵。

            機器榨油技術是在19世紀后半葉由洋商引人中國的。1867年英商在牛莊設廠,用蒸汽機作動力,榨油制豆餅。其后,一些外國商人相繼在牛莊、天津、上海設榨油廠。用蒸汽機榨油比土法“制造成本要低百分之二十,榨油量要提高百分之七”,因而一些華商也仿效,19世紀后期在漢口、安東、汕頭、上海、營口、江蘇等地相繼出現了一些民族資本榨油廠。這些廠雖然在動力上使用了蒸汽機代替原來的一部分畜力,但是在榨油工藝上仍然沿用傳統方法和設備,所以被認為是半機器榨油廠。

            1900年在美國發明了用螺旋連續擠壓油料而取油的榨油技術,使取油方法從間歇式變為連續式,產量劇增。這種螺旋榨可用人力,構思先進而技術簡單,不費很多資金,很快就被中國榨油業接受,20世紀初在營口、大連一帶傳開,并迅速向全東北及關內推廣。后來中國又從歐洲引人水壓機,生產效率比人力螺旋榨提高三倍多。但是人力螺旋榨因投資少,仍然在使用。民國初年在哈爾濱新設的五家油坊中,有兩家使用水壓機,三家使用人力螺旋榨‘’’。

            三:東北明珠

            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后,歐洲國家油脂工業大多改為軍火生產,使得人民食油奇缺,日本商行趁機擴大他們所控制的中國豆油出口貿易,他們開辟了由大連運往美國轉銷歐洲的貿易路線;這一期間美國棉籽油的減產,也需要進口豆油作為補充,中國豆油出口量激增。豆油出口口岸主要是大連,豆餅及豆油出口貿易的增長帶動了當地榨油業的發展,使之成為大連市第一大工業,并使大連成為東北地區榨油業集中地,博得了“油坊之都”的稱號。

            當時世界制油技術已有新的突破,發明了用溶劑從油料中萃取油的浸出法。l 922年,大連成為中國最先使用浸出法的城市。這時大連一帶處于日本勢力控制之下,日本的滿鐵中央試驗所等機構在大連致力于制油技術改造,引進西方先進技術,并先后進行用輕汽油、酒精作浸出用溶劑的試驗,20年代后期用酒精作溶劑的試驗成功,這一來提高了制油生產水平,所產之豆油色淡,無異味,出油率高。哈爾濱地區的榨油業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后的8年間也迅速發展,新建華商油廠不斷出現。

            據統計,從1915年到1920年當地新建油廠共有27家,連同原有的13家共有40家,當時歐洲商人來此大量購買豆油,各油廠都是滿負荷生產。因此當時在東北形成了大連和哈爾濱這一南一北兩大榨油中心。東北其他地區一些原先的土榨油坊也開始使用蒸汽機和柴油機,向機器榨油工廠過渡。1922年以后,由于歐洲經濟已從戰爭創傷中恢復,其制油方法益見進步,外商多買黃豆回國自制,哈爾濱的油廠營業受到沖擊,從1922年到1923年已有10家油廠相繼歇業。這種情況促使華商廠家努力進行技術改造,將原來的人力螺旋榨改為水壓機。自1 921年至1925年,哈爾濱地區改建水壓機油廠11家.產量也有明顯增加。

            四:齊頭并進

            民國時期關內機器榨油業也有所發展,但是不如東北。據統計,1928年全國有制油工場283家,其中設在東北的有176家,約占全國3/5;至1936年全國有油廠201家,其中大連有62家,哈爾濱有29家,兩地合占全國油廠總數的45.3%;設在東北其他地方的油廠還有34家。關內油廠多集中在沿海、沿江的幾個大城市,其中油廠較多的是青島,有17家;其次是天津有15家;漢口有14家,上海12家…。上海的油廠數雖然不及青島、天津、漢口等城市,但是上海油廠的生產技術水平在國內僅次于東北的大 連,油廠管理水平在國內也處于領先地位。

            關內一些資力較厚的舊式油坊,在民國年間也開始購買外國機器,向機器榨油工廠過渡。第一次世界大戰期問,上海民族機器工業制造內燃機與農產品加工機器的水平有較大提高;大戰后,費用更省的柴油機又仿制成功。這些都加快了上海附近及蘇北地區土榨油坊向機器榨油工廠過渡的進程。但是在廣大內地,土法榨油方式仍然普遍存在著,手工生產占榨油業產值的比重仍然在90%以上

            五:論持久戰

            1936年,國民黨官僚資本勢力 也進入榨油業。國民黨政府實業部與出產桐油的四川、湖南、湖北、浙江、安徽、江西等省政府及上述省份與江蘇、福建等省一些商人共同籌資創設了中國植物油料廠(簡稱“中植”),主要從事桐油的榨制和購銷業務。1936年8月,中植正式成立,其資本為200萬元。中植董事長由實業部次長周詒春兼任,國際貿易局副局長兼商股董事張嘉鑄為總經理。中植在上海、漢口、長沙、蕪湖、杭州、溫州設立6個貿易辦事處,在上海、重慶、萬縣、漢口、常德、長沙、蕪湖設立7家榨煉廣,成為當時國內桐油業的巨頭。

            在國民黨統治的大后方,由于軍需民食對油料的需求增加,再加上戰爭爆發后國外液體燃料輸入遇到阻礙,國民黨政府組織技術力量致力于用植物油裂煉汽油、煤油、柴油等,官營和民營榨油業生產都有所發展,僅重慶市從1938年至1942年就創辦了油廠13個。太平洋戰爭爆發后,國外石油產品來源基本斷絕,同時桐油輸出亦受阻礙,因此經運輸統制局提議,由國民黨政府行政院經濟會議于1942年3月決定,在后方各省遍設桐油提煉廠,主要是利用各地所產之桐油制煉汽油,以供應汽車燃料;并禁止采用可食性植物油,以維持民用。

            用桐油制煉汽油的工藝主要有高壓裂化法和皂化法兩種,以前者效果較好,每噸桐油能產汽油400公斤以上;后者只能產350公斤左右,質量也不及前者,但是它設備簡單,因而也有不少仿效者。資源委員會創辦的動力油料廠、兵工署所轄各廠、軍政部交通司及運輸統制局所設各廠、湖南等省政府所辦油廠以及民營的建成、中國、大華等廠紛紛開展用桐油制煉汽油的業務。

            由于國民黨政府的倡導,這一新興工業在后方得到了較為迅速的發展。其耗資之巨,規模之大,技術含量之高,各項管理措施之完備,可以說在中國近代油脂工業發展史上是絕無僅有的。制油工業的發展對國統區軍民堅持長期抗戰起到了一定作用。

            六:風雨飄零

            抗日戰爭時期,日本帝國主義對淪陷區的油料作物實行統制和掠奪,日本人控制的榨油工業處于壟斷地位,華商榨油業也受到極大的摧殘??谷崭鶕卮蠖嗵幵谑‰H交界處,交通不便,原有經濟較為落后。這里原先植物油生產仍然處于家庭手工業階段??箲饡r期,陜甘寧、晉綏、晉冀魯豫等邊區政府為了滿足軍需民用,曾組織成立榨油生產合作社、榨油手工作坊等,取得了一定成績。山東解放區出產油脂較多,用油脂生產肥皂,所產肥皂不僅自給,還大量外銷,增加了抗日民主政府和群眾的收人。

            抗戰勝利后,沿海、沿江機器榨油工業生產有所恢復。中植等機構接受了原先日偽一些榨油企業資產和設備等,迅速擴大規模。中植已發展成為股份有限公司,將總部遷至上海,在華東、華北、華南等新區大量新設貿易辦事處,組建各種植物油料的工業生產單位,并在英國、印度、泰國、菲律賓、意大利等國派常駐代表,負責中植公司國外業務的發展。中植已控制了全國桐油出口的70%,發展成為中國油業壟斷組織。

            1947年后因國民黨發動全面內戰,油料作物生產受到影響,各地交通受阻,全國榨油工業生產逐漸進入停工狀態。尤其是1948年國民黨政府強制實行限價政策,使各地油廠更加陷入困境。至1950年時,全國機器榨油廠約有280多家,其中私營油廠約占88%。這些油廠仍然大多集中在東北的大連、哈爾濱、四平,華東的上海、青島,華北的天津,中南的武漢等地。除了中植等原國民黨政府官辦工廠及少數大廠外,這些油廠的生產設備都比較簡陋。廣大內地鄉鎮則仍然普遍存在著舊式油坊。

            至此,中國榨油業進入了大型工廠和小型油坊并存的時期,并一直延續到了現在。

            參考資料:

            第一次鴉片戰爭 槍炮打開國門 中國網

            蔣陽陽. 煤油燈那一段燈光搖曳的歷史[J]

            煤油 .化工詞典

            《中華民國史》朱漢國,楊群

            《中國近現代史綱要》講稿之模塊二:苦難的深淵—近代中國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的形成  .安徽新華學院思想政治理論課教研部

            天津華信機械有限公司欄目導航

            色午夜日本高清视频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