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tvdd3"><dfn id="tvdd3"><p id="tvdd3"></p></dfn></pre>
            <video id="tvdd3"></video>

            <cite id="tvdd3"></cite>

            【無棣美文】逆境中的跋涉者

            2018-11-27 22:36:10 / 打印
            逆境中的跋涉者

            ?2018年10月28日(星期日)上午,我和一位朋友慕名來到無棣縣信陽鎮車西村拜訪了一位傳奇式的人物——李寶貴。我們到了李寶貴家在對其大約兩個多小時的采訪后,在驅車回往縣城的路上,感慨萬千,我深深地被李寶貴的人生履歷震撼了,激動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車西村位于信陽鎮中部大濟路東側的信陽古城墻南,李寶貴住在村中間的一個普通的農家院里,因為提前通知了他我們要來,所以當我們剛一走進那個打掃得干干凈凈的小院子,半躺在炕上的李寶貴便隔著窗戶向我們招著手,微笑著打著招呼。但就在我踏進屋里的那一刻,卻被展現在我眼前的情景震驚了。首先映入我眼簾的是一把輪椅,李寶貴側臥在炕上,下身用一床普通的舊棉被子蓋著,左臂支撐著露在外面的上身,用右手伸過來和我們熱情地握著手。他清瘦的臉膛,滄桑中帶著善意,疲憊里透著睿智。他的面前是一臺放在炕上的筆記本電腦,而身后炕的一頭兒,是堆得滿滿的摞得老高的各式各樣的物品,什么都有,大多數是電器、工具、小零件、小制作之類。

            他首先向我們講起了他當年致殘的那段經歷。那是1983年陰歷四月初四的下午,天氣本來是晴朗的,藍天白云,風和日麗。但當他下班后走到村北的那段古城墻的殘垣斷壁下的時候,忽然狂風大作,飛沙走石,天昏地暗,他即刻被吹起的古城墻的黃土瞇了眼睛,什么也看不見了,就在一種不祥的預感襲來的那一刻,他已經感覺出那段古城墻正在傾斜,但他已經來不及躲開了,只聽“轟”的一聲,古墻轟然倒塌,一股巨大的氣流瞬間把他擊倒在地,他明顯地覺出自己的下半個身子被砸上了,他拼命地掙扎出來,可只跑了幾步就又倒下了,這一倒下,就再也沒有起來。當人們把他駕到一輛車上,送到醫院,經檢查,除三根肋骨骨折外,尾椎骨已被徹底砸斷,經過三個多月的治療,也沒能讓他恢復正常。從此,高位截癱讓他的臀部以下的肢體永遠失去了知覺。

            1951年出生的李寶貴,1972年高中畢業于無棣一中,沒有上過大學。1975年他進入母校無棣一中當教師。除負責教導處工作外,還兼任當時被稱為“三機一泵”的課程。所謂的“三機一泵”是指拖拉機、收割機、電動機和水泵。這也許是在當時那個年代最具有實際意義和最接地氣的一項中學實踐課了。當時校方讓他擔任這項課程,應該是最恰當不過的了,因為李寶貴從小就喜歡鉆研各種機器。為了讓他能更好地教好這項特殊的課程,1976年4月,作為無棣組的主要成員,他被派到“惠地農機訓練班”進行專業培訓學習。在如饑似渴的學習中,他把學到的知識融會貫通,再加之自己多年來的科學研究和實踐經驗,進一步開闊了他科學領域的視野,豐富了他孜孜以求的科技知識,也激發了他更加濃厚的科學創造的激情。

            然而,在無棣一中的教學生涯只度過了短暫的8年時間,就在他事業上初現成就的時候,厄運就這樣降臨在了他的頭上。在他的身體癱瘓后,他面臨著再不可能走進學校教書育人了的打擊,面對命運多舛的現實,通過很長一段時間的心里調整,終于冷靜下來,走出了老天強加于他的生活陰影。隨即,他如今所躺的這鋪炕便成了他的科學實驗室、他的車床、他的產品加工廠。扳子、鉗子、螺絲刀、電洛鐵、電線、電池、燈泡、二極管三極管、聲控監控裝置、磁懸浮裝置、機器人、電子狗,還有各式各樣的小發明、小制作等等,可以說滿屋子、滿炕都是。

            李寶貴說,在他身殘回到家里最初了幾年里,由于生活的窘迫,他主要是靠為群眾修理鐘表、收音機、錄音機、電視機、洗衣機等電子器械為生,期間用掙來的微薄資金開始購置科學研究所需的器械、零部件、工具等。而同他相依為命的妻子王金雙除了管理和種植好家里的幾畝耕地和做好家庭主婦外,便成了他忠實的家庭實驗室的小工人,成了他一刻也離不開的生活和科研的助手。

            由于他生在農村、長在農村,所以他多年來的發明創造大都是與農民的勞動生活息息相關的。作為一方產棉區的無棣縣,他所居住的信陽鎮也是一個棉花的主產地。所以,李寶貴經常目睹棉農們整天背著沉重的噴霧器往棗樹上噴藥,尤其是到了秋季人們手工拾棉花和剝棉花桃的勞苦。他常想,如果發明出一種機器能代替人工完這些工序該有多好,那樣會讓農民們省多大的功夫和力氣??!于是,他開始把這一想法深深地刻在了腦海里,并納入他發明創造的主要項目。經過反復地思考、反復地實驗、反復地制作和反復的突破,歷經七年的時間,經過四代的改進,李寶貴終于發明出了“電動棉花桃剝殼機”、“多能棉花桃清皮機”、“棉花桃采摘器”、“電動拾棉機”和“棉花桃剝殼清雜機”,并且,以上產品于2005、2006、2007年分別獲得國家專利證書。而作為生活在具有“中國棗鄉”美譽的無棣縣的一員,李寶貴看著棗農們在管理棗樹的勞動中,又深深為人們在棗樹管理的噴藥、施肥、摘棗、選棗等工序上的艱辛和勞累所感動,從而,他便又開始做起來了棗的文章。經過仔細觀察和認真研究,通過無數次的實驗和改進,歷經四年的時間,他終于發明制作出了“飛碟噴霧機”、“冬棗選摘器”、“落棗機”、“冬棗選形機”、“盤式拾棗器”、“手持式拾棗器”和“電子殺蟲器”,并前四種于2006年分別獲得國家專利證書,后三種于2010年分別獲得國家專利證書。之后,到了2013年,他又發明了“拾棗車”和一種打棗收棗裝置,并且同樣獲得了國家專利證書。期間,李寶貴的發明一發而不可收,針對環衛保潔工人每天的辛勤勞動,他又發明了“簡易垃圾清掃車”、“立式掃雪車”、“鏈式掃雪車”和一種馬路清雪裝置。并于2008、2009、2010和2013年分別獲得國家專利證書。針對小學生們的學習生活,他發明了“升降課桌”、“學生用升降座椅”和“坐姿矯正器”。根據近年來人們對太陽能的有效利用,他先后發明了“太陽能光警示牌”、“太陽能電動噴霧器”、“太陽能多用途電源箱”、“太陽能殺蟲燈”、“太陽能照明燈的監控裝置”和“家用太陽能供電系統裝置”。針對每個家庭的日常生活,他發明了“無輻條無軸電動自行車”“門后安全防盜鎖”、“節能燒水壺”、“可調磁性螺絲刀”、“磁療保健梳”、“電動拖地車”、“安全燈口”、“安全燈頭”等等,也都同樣分別獲得了國家專利證書。說到這里,也許有人已經在李寶貴這一系列眼花繚亂的發明中感到震驚了,但他的這些成就還遠遠不止,采訪中,我們還親眼看到了李寶貴在炕上精心制作的“無人機”、“機器人捶背”、“攜帶式高清監控器”、“磁懸浮裝置”以及運動會上用的“電子發令槍”和“排球鷹眼器”等,實在是令人嘆為觀止,佩服之至!

            “為群眾發明,為勞苦創造!”這是他發明創造的全部內涵。于是,在多年來的發明創造中,他付出的太多,匯報的卻太少。他針對收棉花和收棗的一系列專利發明,雖然群眾已經普遍受益,但他的個人收益卻微乎其微,尤其那一些列收棉花的機器,目前在全國各地,特別是南方都在大量仿制,用于田間,針對這種侵權行為,李寶貴卻一笑置之。他說:“一是咱身體不好,沒有力氣去打官司;二是既然都在仿制,就說明我的發明對群眾有益了,咱也就知足了!”

            后來,李寶貴告訴了我們這樣一件事情。那是2014年11月15日,中央電視臺CCTV-10科教頻道“我愛發明”欄目對他進行了專題采訪后,并為他制作了《棉花朵朵開》的視頻節目,用了兩個小時專題報道了他關于收獲棉花的系列專利發明。2015年10月18日,安徽省一位藥材種植專業戶的老板叫臧騰的看了中央電視臺對李寶貴的專題報道后,千里迢迢慕名來到李寶貴家里拜訪,并特邀李寶貴到他的安徽老家藥材種植基地參觀,并希望能幫他發明一種收獲藥材的機器。樂于助人的李寶貴沒有推辭,他草草安排了一下家里的情況,便帶上輪椅,由妻子王金雙陪同拖著殘疾的身子去了安徽。到達當地后,他來到臧騰的藥材種植基地,發現他們原來種的就是我們家里稱為“老鴰瓢”的一種植物?!袄哮幤啊睂W名蘿藦子,是一種極其珍貴的中藥材。蘿藦子為蘿藦子科蘿藦子屬植物,多年生草質藤本。蘿藦子全草入藥,果可治勞傷、虛弱、腰腿疼痛、缺奶、白帶、咳嗽等;根可治跌打、蛇咬、疔瘡、瘰疬、陽萎;莖葉可治小兒疳積、疔腫;種毛可止血;汁可除瘊子,莖皮纖維堅韌,還可造人造棉;嫩果可以食用,可謂渾身都是寶。臧騰請李寶貴來,就是想讓李寶貴根據他發明的吸棉花機,再發明一個能吸成熟后的蘿藦子果實里的白絨毛的機器。原來這位臧騰的父親臧誼是做床上用品和酒店用品的,并開了一家公司,叫“誼騰紡織公司”,后來想轉行用蘿藦子毛絨做被子,這種被子可治療皮膚病和各種關節炎、腰腿疼等癥。但因多年來雇傭大量的工人手工摘取蘿藦子里的絨毛,真是太費工費力了。待李寶貴聽懂了他的意思后,沒用幾天的時間,一臺“電動吸絨機”就制作出來了,這臺機器的問世,一下子解決了當地手工摘取蘿藦子絨的一大難題,可以說再當地是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李寶貴說,這臺機器后來還被種植合歡樹的人們用在了摘取合歡花上。這項發明,李寶貴沒有申請專利,也沒有向臧騰索取任何報酬,全當做好事了。而安徽的這位叫臧騰的老板在感激之余,當然也成了李寶貴最真誠的朋友。

            但在多年來的發明創造中,李寶貴也遇到了很多不義之人。他向我們說了這樣一件事。2013年3月23日,《齊魯晚報》為他登載了一篇《臥床30年,他搞出60項專利》的報道。報道中提到了他當時正在研制的一種炮兵軍用清理器械——“電動擦炮機”,當時經過反復論證和試驗成功后,還沒來得及申請專利的時候,從濟南軍區泰安炮兵部隊慕名來了一位自稱是部隊工程師的姓李的軍人,他說是看了《齊魯晚報》的報道才慕名而來的,并說明他主要是想來了解一下“擦炮機”的情況,并希望和能和發明者李寶貴合作,共同開發推廣這款對于部隊來說最實用的產品。然而,當這位部隊工程師拿到李寶貴的“擦炮機”的整個圖紙后,他說他需要回部隊和領導商議一下具體合作的方案。于是,在憨厚的李寶貴沒有絲毫懷疑的情況下,圖紙就這樣輕而易舉地被這位軍人拿走了,并且,這一走卻至今杳無音信。一項用了多年的汗水、付出了不知道多少個不眠之夜的發明成果,就這樣在光天化日之下被赤裸裸地竊取走了。李寶貴說:“這個人當時為了能讓我相信他,還給我留了部隊的地址和電話,其實我是能找到他的,但還是那句話,我的身體不行,咱實在沒有精力去打官司。據說目前那款電子擦炮機已經正式在部隊投入使用了,我沒有遺憾,反倒深感欣慰,因為我畢竟還能為部隊做出了一份貢獻!不過,那個背信棄義的軍人工程師肯定是掙了一大筆黑心錢?!崩顚氋F在說這些話的時候,顯得很坦然。也許正因為他如此的心胸豁達才造就了他的大公無私、為民服務的良好素質吧。

            毋庸置疑,李寶貴就是這樣一位接地氣的慈善發明家。他的每一項發明都沒有離開勤勞的人民。在我們的采訪就要結束的時候,他笑著問了我們這樣一句話:“你們能理解‘不種一分田,收獲糧食千萬擔’意思嗎?”就在我們懵懂的時候,他說,他根據目前秋收季節各種大型聯合收割機在搶收農作物時造成的浪費現象,目前正在研究發明一種“糧食復收機”,這項發明,旨在從源頭上杜絕田間的糧食浪費。說話期間,李寶貴還從被子里順手拿出了一個簡易的糧食復收機的模型演示給我們看。最后,他又補充性地告訴我們說,他圍繞節約這一話題正在研究“水從天上滾滾來”和“油從天上滾滾來”的兩項科研項目,前者是一項通過制冷原理收取露水還田的裝置,后者為通過壓縮功能從空氣中提取油料的裝置。由此也不難看出,李寶貴的發明已逐漸在向更高科技水平邁進!

            在這次采訪歸來的多日里,李寶貴的名字和他那琳瑯滿目的發明一直在我的腦海里縈繞。我常想,這樣一位奇才,為什么至今還過著拮據的生活,并在自己那樣一個簡陋的農家院里單槍匹馬,孤身奮戰!如果,他能有一個團隊,有一個加工廠,把他自己在炕上艱苦和吃力地實驗和制作的時間節省下來,專門讓他發明,讓別人幫他進行實驗和制作,也許會有更多的奇跡出現吧!

            截至目前,已整整臥床35年之久的李寶貴共有70多項由國家正式頒發證書的專利發明。說到這里也許有人會質疑,這能是真的嗎?一個高位截癱、整天躺在炕上的人,竟有如此驚人之舉?!

            然而,這卻是一個千真萬確的事實。是啊,在我們漫漫的歷史長河中,在布滿坎坷的人生旅途中,在生活的大風大浪中,總是不乏無數身殘志堅的能手、不乏為了自己的理想而執著堅守的強者、不乏為造福人民而忘我的追夢人,在常人不能理解的條件下求索、鉆研、拼搏、奉獻!——李寶貴,就是這樣一位逆境中的跋涉者!

            杜寶富 ?于2018年11月


              和李寶貴老師合影留念

            李老師堆滿炕頭的實驗品和各種各樣的小零件。

            陪伴李老師的筆記本電腦。

            李老師向我們展示他的小發明、小制作。

            本文已在《無棣大眾》報“碣石山文苑”??l表。

            天津華信機械有限公司欄目導航

            色午夜日本高清视频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