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tvdd3"><dfn id="tvdd3"><p id="tvdd3"></p></dfn></pre>
            <video id="tvdd3"></video>

            <cite id="tvdd3"></cite>

            【講述】天南海北孟津人講述老家故事之?石磨吟鄉愁

            2019-03-07 09:01:13 / 打印

            “天南海北孟津人講述老家故事”系列篇,今日編發李國民的老家故事——《滄桑石磨吟鄉愁》。

            滄桑石磨吟鄉愁

            李國民

            我生于不堪回首的文革初期,依稀記得老家土坯墻和大門上的“忠”字,而我隊僅有的一掛老石磨的底部,還留有斑駁的“忠”字痕跡,因歷任隊長和村民護磨有方,至今,該石磨仍能呼呼生風,造福村民。

            該石磨位于孟津縣白鶴鎮牛王村六隊大場的東北角,它占地為約二十余平方米,高約二米,重約兩噸,主體呈乳青色,上下兩個帶有邪紋的磨盤嚙合,基座為直徑七尺的整塊紅石板壘砌而成,紅石板被不規則的石條凌空托起,近觀動若脫兔,遠看靜如睡獅,俯瞰似碩大的蓋釘,別有一番情趣在心頭。

            該石磨來路神奇。我隊(六隊)有年冬季農閑村集體擴修土路,剛好在五隊和六隊的洼地的中間地帶,偶然發現了殘盤裂石的磨盤的下落,五隊木匠、鐵匠較多,走南闖北見多識廣,加上五隊“人多勢眾”硬是用鐵輪車將石磨“搶”走,兩隊村民劍拔弩張,咬牙切齒大發毒誓:今后兩隊后代互不結親,老死不相往來,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好在大隊秘書是個“智多星”,左說右哄,連嚇帶詐,大隊的紅印用力一戳,便硬三分下線約法三章:六隊無償調撥一匹騾子給五隊;五隊的鐵匠、木匠負責把石磨修復如初歸六隊所有;五隊可定期無償上門輪流使用。至此,兩隊和好如初,石磨終于在六隊安營扎寨。

            我隊(六隊)二十來戶人家百十號人,把該石磨歸類于隊里的公共財產。該石磨是個加工全能型的角兒,純白面、玉米糝、麥仁、碾饌等隨磨隨成,甚至還能臨時客串榨油機,它真正成為我隊不可或缺的重要一員,隊里上下對它關愛有加,曾專門召開小隊全體會,選派責任心強,有維護經驗的記分員,擔任隊里首任“磨長”。

            我隊(六隊)?逢年過節都把它當“磨神”敬奉,蘋果、點心、花生等貢品較為豐盛,我們作為孩子們也垂涎三尺,甚至還做出下夜“做賊”的荒誕事兒,隊長連蹲幾日也未擒獲“飛賊”,以致于后來成立了巡更隊,貢品再無丟失事件發生。每年雷打不動在石磨上貼的春聯:石磨興旺、五谷豐登之類的祈福語,它是隊里的頂膜禮拜的“鎮隊之寶”和“頭號功臣”。

            那時,村民磨面講究規矩和路數:隊里的集體食堂磨面,則用隊里飼養的?;蝌呑永?;各家各戶磨面時,則自家央人或自家人推磨;鄰村的上門磨面,則須給六隊會計,預留少許的面粉或麩皮,作為“磨長”的象征性報酬等,那時的“磨長”不時還能揩點油水,是個令人眼紅的“芝麻官”,幾任磨長都仰仗此娶了媳婦,其他人只有嫉妒的份。

            那時,磨面的場面蔚蔚壯觀。用牛拉磨磨面時,須給牛飽餐一頓并飲足水,接著帶上?;\頭和牛蒙眼,“噠噠、咧咧、倒到”是對牛發號施令的專用語言,聲如洪鐘的吆喝和高舉輕打的荊條,催促著懶牛變勤、勤牛更快,磨盤像飛一樣左右嚙合,不大一會兒功夫,飄著淡淡麥香、潔白如雪的面粉誕生了。小孩踮著腳尖用小手撐起面袋,大人則面帶笑容將白面盛入面袋,粉末飛揚、騰云駕霧,大人小孩儼然成了“北極雪人”;若遇人力推磨時,成人勢大力沉可一人獨當一面,小孩則可“組團”輪流推磨盤,等“米”下鍋是是大人小孩最大的動力。

            如今,改革開放春風蕩漾,鄉村振興蹄疾步穩。這掛石磨也作為農家樂文旅項目弘揚傳承。已大大方方的被請進大隊里的榮譽殿堂——村民俗風情展覽之家,該石磨正以“小切口”喚醒鄉村旅游的“大身段”。

            天津華信機械有限公司欄目導航

            色午夜日本高清视频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