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tvdd3"><dfn id="tvdd3"><p id="tvdd3"></p></dfn></pre>
            <video id="tvdd3"></video>

            <cite id="tvdd3"></cite>

            楊朝樓:油坊|我所見過的油坊開張的日子,卻是村里最有生氣的時候

            2018-10-09 20:04:18 / 打印

            你是一樹一樹的花開,你是人間四月天;

            四月,沐浴文學的春雨。

            楊朝樓,福建省作家協會會員。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發表作品,己在海內外500余家報刊發表各類作品300多萬字,散文、詩歌被選入數十種選本,散文多次獲全國、省級報紙副刊作品獎,散文、小說分別獲三明市第一屆、第二屆百花文藝獎,現為《石獅日報》編輯。

            家鄉油茶種得多,每年的年末歲首,油坊便熱鬧。從凌晨到夜半,油坊里油錘敲打油樁發出的“嘭——嘭——”的聲音,一聲緊似一聲,間或有使上勁的漢子“喲嗬——喲嗬”的號子聲,極撩撥人。

            村多溝壑,有幾塊算作洋面的開闊地,便形成了幾個自然村。油坊在居中的自然村村頭,旁的幾個自然村便眾星拱月似的,油坊的地位便很突出。

            油坊已年代久遠,屋體十分破敗了。經無數次的修繕,屋瓦顯得稀薄,黑楞楞的,間或有三兩青白的瓦片夾雜其中,那是疏漏時再添上的。門是常年洞開,門扇已不知何處去了。檐頭的椽子被歲月駁蝕得長短不一,用腐草拌泥糊就的墻壁也早已東一塊西一塊掉得幾無完膚,風便在蝕空的墻壁間來回穿梭。墻壁下段的“水斗”早掉光了,只有幾根橫木撐著,便常有野狗鉆進鉆出。透過空的墻壁,大楓香木做的油坊靜靜地臥在地上,長長的枋身由于油潤煙薰,泛著烏光。角落里是空的向天灶,灶里一堆稻草,被野狗辟成一處溫暖的窩。頂上的兩面墻壁間連著蛛絲,風一吹,顫顫地抖。

            如同村里別的已不住人的舊屋,油坊整個兒泛著腐朽的氣息。從大路通往油坊的小徑,野草葳蕤,只見窄窄的一條路的痕跡,透著深幽,一股岑寂的氛味氤氳在寒山瘦水間,冥冥中恍如沉寂而漠然的村落歷史,我的祖輩的某種令人心悸的背影。而我寧愿油坊僅是純粹的榨油作坊。但是,油坊確實成了一處縮影,背負重軛,在周遭盡是敦厚淳樸而又迷茫的偏隅,油坊所形成的與生俱來的蒼晦,便是要令人茫然無言,潸然一種郁郁凄凄的情結了。

            在我童年時,油坊卻是一個好玩的去處,小伙伴們肆意胡鬧,在蒼駁的墻壁上隨意涂抹著各種符號。然而,當一次祖母愛憐地攬我入懷,告訴我,油坊里曾吊死過人,我便再不敢單獨去油坊。而油坊搖搖欲墜的幢影,每每便有了磣人的寒氣彌漫,后來我便知道了,吊死在油坊里的是阿金的父親。

            村里沒出過大富大貴的人,只有阿金家曾經輝煌過,于是,阿金的曾祖造了油坊。到了阿金父親,阿金家也日見式微了,他們家惟一可炫耀的油坊也歸全村人共有了。那時阿金還小。祖母說:油坊神呢,夜暗就有嚶嚶的哭聲。后來,我終于在毛骨悚然中尋到迷底,因為油坊破敗了,就有嗚嗚的風聲折騰著。祖母堅決不信,就風就是神了,我就不是,祖母便生氣,不理我。然后,祖母又說:沒神,阿金的父親怎么吊死?

            那時,阿金的父親寂寂地站在油坊門口,有兩行清淚浸過臉頰。我這樣懷想著,便有些不安。油坊將被推倒,建合作社,事實上,遠沒有“以死抗命”的地步,何況油坊已是公家的,阿金父親的死便也蹊蹺。村人們的談論常唏噓不已,感念油坊,也感念阿金的父親,因為緊接著的是困難日子,油茶卻豐收,油坊還在,榨了許多油,凡毒不死人的草木野果拌上油都可入口,村里便不曾餓死人。

            阿金的父親糾葛于怎樣的一種情結喲?十幾歲的阿金便也開始以實在的誠心管理榨油工具,以及油坊。

            我所見過的油坊開張的日子,卻是村里最有生氣的時候了。

            因為村里只有一個油坊,榨油便需輪流。生產隊時是第隊輪一天,周而復始。輪到的前一天,全生產隊總動員,每家的石臼都派上用場,舂過的油茶粉用篩子篩出細的,粗的再舂,直到全部舂成細粉,裝進籮筐,便滿筐的金燦誘人。油茶粉由壯勞力挑到油坊,這時管理工具的阿金早已把一應榨油用具搬來,空灶放上大鐵鍋,裝半鍋水,水開,置入裝滿油茶粉的蒸桶,旺火燒蒸,蒸桶內水汽彌漫時,兩個壯漢各抓住木桶兩邊固定的抓把,發一聲喊抬起來,然后包箍,一箍一箍放入楓香木油枋內掏成圓形的空洞,排列好。一般一蒸桶大約蒸百斤油茶,裝一油枋,村里人將一枋叫成“一撈”,一撈裝好,套上鋼繩,轉動油枋一頭的轱轆,油枋內的茶箍漸漸貼緊。司職包箍的阿金便適時地向油枋內塞木墩,塞緊了,那油便開始嘀嘀嗒嗒流入油枋下盛著的油桶。然后,阿金扶正楨木削的木樁,便有兩外壯漢各站在油枋一頭,用十幾斤重的油錘猛力敲打,吭奮的敲打聲中,擠榨出來的油漸漸嘩啦啦流成一股粗線。

            “來油嘍!”阿金很雄壯地發一聲喊,粗獷、舒緩作金石之聲。這是小村落的聲音,小村落的人尋找到一種激奮、一種荒涼僻野里的鏗然鳴應。

            油坊成了一種象征。

            每逢榨油,便是村的節日。各家主婦都可提上小鋁鍋,帶上米,在油坊外隨便用3塊小石頭砌成“灶”。待飯將熟,由隊長從油桶里勺油,每個鍋里澆下一大碗,那一頓飯便全生產隊香噴香甜。有舍得花錢疼小孩的,買了米糕,墊屋紙放在油茶粉上在桶里蒸,油茶蒸熟,米糕便也自白而黃,金燦燦的,味極好,蒼駁的油坊,因了四溢的油香,便多了幾分樂趣。

            責任制后,油坊毫無爭議地劃到阿金名下。油坊實在太破舊了,阿金干脆推倒,在原址上用磚頭砌了三間平房,購置起氣壓榨油機、電動粉碎機。氣壓榨油機只需用手搖,一個人便能操作,輕便得很,粉碎機自然較石臼先進多多。逢人來榨油,阿金只收電費和包箍工錢,還順帶置了碾米機,又辟出一間賣糖煙酒食雜小百貨,生意見好。

            油坊沒了,撩撥人心的“嘭——嘭——”聲已隱入舊憶。而油坊的滄桑所折射出的小村曾有的一段歷史,仍時常讓人生發感慨。

            如今,村人買東西,只說去油坊,那里倒因曾有油坊而有了地名。榨油的事,阿金已交給兒子了,自己看著小雜貨店,平時見著村人,便親熱地招呼:“來油坊坐?!弊屓寺犞鴳{添了幾分溫暖。

            天津華信機械有限公司欄目導航

            色午夜日本高清视频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