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tvdd3"><dfn id="tvdd3"><p id="tvdd3"></p></dfn></pre>
            <video id="tvdd3"></video>

            <cite id="tvdd3"></cite>

            金溪縣的合會與買子會,買子會的社會危害巨大:后期刑拘26人,判刑5人,退還會款近百萬余元

            2019-02-01 09:42:20 / 打印

            合會是民間舊的金融合作形式。1949年以前,貧苦民眾或因發展生產或因天災人禍,求借無門,于是憑借平素的人格信用向親友申述需錢款的理由數目,請求給予資助。如獲得足夠的人數同意,則合成一會,故稱合會。這種合作形式,傳說因王安石推行青苗法,設置因利貸款局,得益的僅限城市郊區。于是僻地農民便自謀解決辦法,組織變相的因利貸款體系。從此,合會逐漸遍及全國各地并由農村引入城鎮。凡10家以上的村莊,幾乎都有這種組織。至于合會組織人數的多少,集會金額的大小以及期限和利率的長短高低,均隨會首的需要程度與會腳協商而定。一般借款期較長,在舊式農村金融業中是絕無僅有的,最長的達12年之久,最短的也有5個月,一般都在7年以上。其借款利率以年利三分的為最高,年利2分的占多數,年利率九厘的為最低,也有無息的。

            金溪的合會,演變到20世紀80年代成了買子會。

            買子會最早產生于滸灣鎮,是一種特殊形式的社會信用活動方式,具有社會集資和高利貸的雙重性質,它的起源可追溯到20世紀三十年代,迄今已有70年的歷史。在其漫長的發展過程中,曾經歷了三個發展階段,即:雛形期(互助會)?;ブ鷷辉谟H朋好友之間發生往來,當其中的某些人在經濟上發生困難時,大家就會互幫互助,幫窮扶貧。并不以盈利為目的,突出互助的特點。這個時期較為漫長,一直延續到20世紀80年代初期。第二階段是兌變期,即由互助會演變為買子會。此段時期,個體私營經濟得到了迅猛的發展,人們對資金需求量增大,而個體工商戶在銀行的貸款又相對有限。為在短時期內籌集急需的資金,于是產生了向私人借貸的行為。而手頭上有資金的人又一時找不到投資的地方,于是多方為利達成了買子會的利潤協議。20世紀90年代初,發展規模較小,范圍不大。第三階段是蔓延期,即由小規模、小范圍發展成大規模、大范圍,且冇愈演愈烈之勢。90年代末,人們投資意識普遍增強,物價下跌,存款利率多次下調,推動了買子會的壯大。這時其互助性已蕩然無存,已演變更為惡性的高利貸,蔓延到何源、左坊、珊城、琉璃等地組織結構。由一名會主和若干會員組成。會主應具備的條件是:知名度較高,經濟實力較強,良好的社會信譽。他負責收取每期會員交納的買子會會費,然后轉交給買主。如果有會員賴賬,接會時的會費則由會主承擔。會主還負責審查考察會員。會員應具備的基本條件是:對會主的綜合實力有一定的了解和信任,有固定的收入,沒有過劣跡,待人誠懇、厚道。一般會吸收40~80人員加入此會,時間周期為2~5年。

            分布和融資情況:雖然它發源于滸灣鎮,但經歷了漫長的歷史時期后,它已擴展到縣城等地。以縣城規模最大,其他鄉不同程度也有這種行為。據1997年調査數據,滸灣鎮就有42期買子會,每次個人會費以200元計算,成員48人,年累計發生額為483萬元,其資金流通量相當可觀。這些資金的流向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一是個體工商戶用于買車、買剝殼機、進貨等。二是用來建房、婚喪娶嫁。三是將接到的會費,重新投入到買子會中,長期投機,以期望更高的利潤,名曰以會養會。

            發展趨勢:買子會最初是社會上互為親朋好友之間的經濟往來,繼而發展到個體工商戶之間,后來發展到部分工薪階層甚至還有極少數的金融界的人員參加,人員之多,大有全民皆兵之勢。會費擴大,入會動機不良。會費由原來的100~200元逐步擴展到400~600元。有些人整天不務正業,多會齊下,潛心鉆研,以期暴利。組織機構急劇蔓延。有些人異地入會,1999年發展成上千個買子會,會民已不下3萬人。

            風險和對社會的危害:雖然,買子會的章程中有所謂約法三章的鄉規民約,但還是無濟于事。據調査,滸灣鎮在1998~2000年有1名會主和5名會員逃會,損失金額達20多萬元。因此,買子會又被稱為“拐子會”。買子會的存在,從某種角度來看,有其社會融資的功效,對個體私營經濟的發展起到了促進作用。但由于該組織的形式具有一定的隨意性,會主與會員僅憑第一感觀的認識,沒作深入細致的調查,況且資金的運作具有極大的隱蔽性,有豐厚的利潤可圖,和地下錢莊無分別,潛在著巨大的金融風險,具有巨大的社會危害。

            買子會無資產風險抵押,無可靠的保障。人員膨脹,不便管理,且時間跨度大。滸灣一會員攜款金額高達7萬元外逃,一直杳無音信。滸灣洲頭上的一個會主,收了別人交來的會費,不交給接會者,卻用于賭博。結果把錢輸得精光,因無法向會員交代而服毒自盡。買子會潛在的風險,影響甚至嚴重危及到地方社會秩序的穩定,擾亂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擾亂金融秩序,沖擊了當地金融事業的發展。

            2002年,縣委成立金溪民間買子會專項治理領導小組,下設辦公室,至2003年,共接待群眾來訪300余起,5000余人次,查明會頭361人,其中單位干職工及配偶76人,會員約2.8萬人。已刑事拘留26人,其中判刑5人,退還會款近百萬余元。由于處理問題太急,全縣會員還是造成巨大的經濟損失。

            天津華信機械有限公司欄目導航

            色午夜日本高清视频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