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tvdd3"><dfn id="tvdd3"><p id="tvdd3"></p></dfn></pre>
            <video id="tvdd3"></video>

            <cite id="tvdd3"></cite>

            來野三關,榨取幾壺原生態

            2018-08-23 21:11:36 / 打印

            在野三關石橋坪住了將近兩個月,帶來的食用油用完了,接下來吃油,我們就學當地村民了。

            這里的榨房不少,每次開車路過路邊的榨房,無論車窗關得多么嚴實,總有一股香味鉆進車里,香我一程。接下來,另一個榨房又香我一程。

            當地人吃的是現榨的菜籽油,有文章說過小作坊榨油的壞話,于是,為了眼見為實,我還專程到一家榨房里去看榨油的過程,去看菜油如何提純??赐曛?,放心了。

            今天,與原來的老東家一起,三家人,到大路坡那里的一個榨房榨油,從買菜籽到灌油回家,全部的制作過程,已經親見。今天的公號文章,就是與大家一起分享我的原生態生活。

            100斤本地菜籽,280元,如果是外地菜籽,則少10元。菜籽倒入一個方斗,慢慢輸送到一個烘爐,炒熟之后,菜籽由鐵管進入電動榨油機,那里應該是有破碎裝置的。油脂淅淅瀝瀝流到一個容器,再把容器里的油倒入一個濾桶進行過濾,黃而清香的菜油流入特大號鋁盆,放涼裝壺,運回家去。就是這么簡單。

            本文照片,除注明外,全由葉曉萍拍攝

            與一位新結識的朋友在榨房外談原始的榨油機,話很投緣。木榨機榨取油脂的方法大約有三種,一種是與地面成90度的豎楔,一種是與地面平行的橫楔。橫楔的打法又有兩種,一種是數人推動油槌的那種,就儀式的觀賞性而言,極沒看頭。一種是單人執油槌,槌長一丈有余,大樹做成,頭包鐵箍,油槌正中挖一小凹槽,槽內一軸,把油槌用粗繩吊在房梁上,打榨人選五大三粗之輩,赤腳短褲,上身赤裸,推動油槌向前退后多次,造成慣性,口中發出嗚嗚的聲音,突然背對榨機,甩起油槌與地面成90度,下猛力向榨機撞去,長嘯一聲,槌頭正中某個巨楔,油流沛然,如此反復。這情境,多次在沈從文先生筆下出現,他說榨油人嘴里搖曳著長歌,就是最為原始的榨法。

            筆者在比劃單人打榨,嘴里如何搖曳著長歌。老同學王瑩麗手機拍攝。

            我們見不到這種原始榨法了,那就回味唄。

            100?斤菜籽大約出油35斤,好的不止,我家大約有36斤,每斤平均不到8元。而野三關各門點的菜籽油,是9塊??磥磉€是現榨劃得來。

            下定決心在野三關榨菜籽油,除了這是野三關人的習慣,除了每天在農家樂里吃到油料的香味,還得益于來野三關前的一個飯局。那個飯局上有一位質檢部門的工作人員,當我們把吃什么油的糾結擺到他面前的時候,他說:最好別買市面上的這個那個概念油,你吃下的全是它們的概念,害的是自己的腸胃。比如,很可能有部分地溝油粉墨裝扮一番,進入了這類概念油里,連質檢部門也拿這樣的油沒有辦法——你檢驗不出它的地溝成份,因為參與制作這類傷天害理油料的,可能是專業博士。據說質檢部門有聰明人,劍走偏鋒,從辣椒素殘留的側面入手,對某些油料進行檢驗,有所斬獲。因為,所有地溝油里,都可能有辣椒成分。但是,其它的油品呢?就只有看油料公司的良心了。而良心,在這個時代,非常稀缺。

            那一席話說得我心悅誠服,也為自己作為城里人而慚愧,我前面的公號文章曾經說過,農民們現在實行的是“一田兩制”的管理模式,自己吃的,環保;賣出的,農藥化肥一起上。原來,原生態的生活,是山區的人民在過,而城市人,所有吃食,甚至包括水,都不是原生態。再加上法律對于假冒偽劣的仁慈,吃什么喝什么,已經成為當今城市居民第一個焦慮的問題。

            油壺,已經敞開口,讓它們放出熱氣,屋里香氛迷漫。30多斤油,帶回武漢,應該可以吃一陣子了,待吃完它,我再開車到某一個縣去榨些茶油回城??磥?,這下半輩子,也只能這樣吃油了。

            另外兩家分別買了200斤菜籽,每家榨油70斤。對了,我的身邊還放著野三關包谷酒50斤,這是剛來時就有識酒的朋友殷勤囑托,盡管我不沾酒,這么接近茅臺的酒,哪能錯過?而另一位來過這里的朋友,則先后買下這里的包谷酒300斤,放在我的老東家家。明天有朋友回漢,一并帶走。

            王瑩麗同學拍攝。

            山區的生活,已經讓我羨慕不已了,到山里,哪家外墻上都會擱著一兩個蜂桶,一年的蜜糖是不用買了;房前屋后一兩棵核桃樹,一年的核桃不用買了;家家戶戶蔬菜青綠,小菜是不用買了;圈里有豬數頭,墻上還掛著不少熏肉,肉是不用買了……

            逃離城市進入野三關地區生活,也許是我未來的生活方式。即便回漢后身在“曹營”,那心,一定會在山青水秀的“漢關”。

            天津華信機械有限公司欄目導航

            色午夜日本高清视频www